国妆之美拂去历史尘埃重见芙蓉脸

芬芳的红粉,镜中的美人,是中国古典文学的宠儿,吸引了无数后人。 然而,从先秦到晚清,镜前的美人却发生了多次变化。 他们看起来怎么样? 她们在镜子前是怎样打扮的呢?

8月21日,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李娅与《国家宝藏》服装顾问陈诗雨合着的新书《中国妆容之美》举办分享会,带领读者拂去历史的尘埃,重见芙蓉容颜,领略难得一见的迷人城乡。

彩妆流行色彩_彩妆流行趋势总结报告_流行彩妆

封面

从先秦到魏晋南北朝:中国古代妆容的演变

化妆是一个热门话题,它是女性的日常必需品。 在李亚看来,化妆并不完全等同于化妆,后者只是前者的微观层面。 事实上,化妆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。 先秦时代早期中国人的纹身、绘画,世界各地原始部落的穿鼻、磨牙,都是其中的一部分。 有的是出于部落文化的需要,有的是为了取悦神灵而美化自己。

日常生活的记录可以追溯到先秦古籍,尤其是南楚文化的代表作《楚辞》。 由于观念和制作技术的限制,当时流行的妆容比较简单。 《诗经》中的美女大多都是裸体的:无论是“领如毛毛虫、牙如犀”的庄姜,还是“桃花明艳”的少女,全部没有化妆。 的美丽。 可见,在文明尚在萌芽的时代,“淡妆浓妆总适宜”的审美局面已经初步确立。

汉代是中国古代化妆审美标准形成的时期。 它鄙视复杂,偏爱简单和优雅。 这种趣味与影响汉族美学的两个流派:道家和儒家有关。 汉初,他践行黄老之教,遵循天理,追求清水出芙蓉般的自然之美。 后来武帝只尊崇儒家思想,儒家思想开始主导审美思想。 儒家提倡内敛的仪容仪表,认为妆容要与修身相协调,这样才能温文尔雅,进而成为君子。 汉代儒家思想也确立了女性对男性的绝对依赖,使得女性的审美迅速趋于精致细腻。 比如赵合德沐浴后发明的“草妆”,卷发、细眉、朱朱,就是淡浅美的典型。

魏晋南北朝是“妆爆”的时代。 这一时期,世界各国文化的融合极为顺利。 胡人、佛教、西域文化在内地的传播,开阔了汉人的视野。 当时,儒家思想的影响日渐减弱,审美领域百花齐放。 比如魏文帝时期流行的“斜红妆”,就是一种视觉伤痕美学。 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卷》中,洛神美丽容颜上的“白妆黛眉”,流行于南梁天监时期。 梁元时期,十分流行“徐妃半脸妆”。 齐、梁不少人模仿的“仙蛾妆”,两道弯眉似连在一起,称为“连眉”。 它的灵感来自毛茸茸的胡人。 寿阳公主出嫁时的妆容是“八字眉黄额”,额上有八字眉,黄妆粉。 这与当时佛教东传,很多人酷似金佛有关。 北周时期,还发明了“破妆”。 妇女们将五色云母花涂在脸上。 由于云母晶莹剔透,所以妆容有一种闪亮的美感。

彩妆流行趋势总结报告_流行彩妆_彩妆流行色彩

内页

盛唐是女性自信的巅峰时期

妆容风格体现了时代气质。 李亚提到,盛唐是女性自信的巅峰时期,而武周时代最为突出。 这一时期的女性眉毛形状变化很大,有几十种甚至上百种,眉毛的种类也特别多样。 妃嫔时代的女性喜欢穿男装,并不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性别,只是为了追赶时尚。 人们仍然可以从化妆中识别出她们的女性身体。 唐朝中叶出现了变化。 白居易的《时代庄》说得再清楚不过了:“嘴唇涂黑膏似泥,眉毛画低八字……妆毕,似欲哭无泪”。带着悲伤。” – 流行 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样子。 晚唐敦煌地区,随着归义军政权的建立,复杂的妆容在高级军官家庭中重新流行起来,其盛行程度不亚于盛唐时期。 但富有并不一定意味着美丽。 在李亚看来,这样的妆容太过分了。

轰轰烈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 自宋代以来,妆容回归朴素、淡雅,回归汉人的审美标准,一直延续到清末。 元明清的审美是宋代的残余,其优点远不如前朝。 清朝末年改革开放后,西式妆容开始流行。 李亚用一张婉容和溥仪的照片来总结。 照片中,婉容化着浓浓的眼妆,火红的嘴唇,留着最时尚的卷发,身穿束腰的旗袍。 在她旁边,溥仪穿着西装,戴着镜框。 戴着一副圆框眼镜。 这或许预示着一个新的局面:从此,中国彩妆开始走上现代化、全球化的道路。

彩妆流行趋势总结报告_彩妆流行色彩_流行彩妆

李亚

化妆研究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学术领域。 谈及研究初衷,李娅表示,妆容的逼真性是最吸引她的地方。 大众的研究多集中在衣食住行上,但在她看来,对化妆这样一个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学科进行细致的学术研究,“是一件非常有功德的事情”。 研究的最大障碍是缺乏第一手文物。 尸体的腐烂会导致妆容的丧失。 她和同事们一直处于“只知其名,不见其形”的研究境地。 他们必须依靠文字并尽可能使用现代技术。 恢复当年面貌的方法。

尽管研究过程充满困难,但每前进一寸,就会有一寸收获。 李娅认为,化妆研究给她最大的礼物就是对中国文化之美的自信。 她深刻地认识到中国化妆与西方化妆的巨大差异。 例如,在中国古代,眉妆比眼妆更重要。 眼妆的重点是外观而不是外部眼睛的形状。 又比如,西方偏爱浓妆,而中国则偏爱淡雅淡妆,这与中国古代化妆品的配方密切相关。 “在中国传统审美中,化妆之美不在于遮掩瑕疵,而在于自然长发,以真实、简约为重。这是一种健康的审美基调,永远不应该过时。”